吴镇说:“好,这酒我喝了。改天我请你喝三十年茅台(600519)。” 郑树森说:“我说了呀,我是来向诸位致敬的,也是来哄吴院长高兴的。你不喝,是不是?你不喝,我喝了。”郑树森

鸿门宴

吴镇说:“好,这酒我喝了。改天我请你喝三十年茅台(600519)。”

郑树森说:“我说了呀,我是来向诸位致敬的,也是来哄吴院长高兴的。你不喝,是不是?你不喝,我喝了。”郑树森给自己倒上酒,很夸张地昂起脖子,张开嘴,直接倒了进去。

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类似于爆竹。窗玻璃上迅速闪过零碎的光。郑树森说:“烟花?鲁迅先生是很爱放烟花的。”

唐风说:“郑先生,未经授权,随意转发,是要负责任的。”

郑树森给吴镇端了一杯酒,说:“吴院长,把酒杯端起来。”

然后,郑树森又端起了一杯酒,对唐风说:“唐大师,我也要向你表示感谢。你在清华大学的演讲,我已经看到了。受益匪浅,我在‘鲁研界’公众号上发了一下,转发者甚众。你说孔子是世界上第一个风水师, 指导让人茅塞顿开。我研究孔子,就从这里开始?”

他听出来了,郑树森之所以在这里请客,就是为了羞辱吴镇。本来嘛,当他告诉郑树森,乔姗姗因为时差没有倒过来,晚上无法赴宴的时候,郑树森大可以临时取消的,但郑树森却执意要请。

吴镇把酒杯放下了,说:“树森兄,你有话直说啊。”

▌李洱

郑树森说:“先生说了,这些流言和听说,当然都只配当作狗屁!你怎么能跟狗屁计较呢?所以树森并不计较。”

郑树森笑了,慢慢地倒上酒,端给应物兄,说:“夫人今天答应我了,我把别的活动都推了,专门请夫人吃饭。夫人为什么没来啊?莫非在夫人眼里,树森的话就是流言,只配当作狗屁?”

吴镇说:“树森兄,你怎么搞得像鸿门宴似的?”

应物兄赶紧接过话头:“好,好,我们一起出去看看烟花。”(14)

吴镇说:“树森兄,谁在你面前乱嚼舌头?”

郑树森说:“欢迎你来告我。”

一幅浩瀚的时代星图

应物兄担心郑树森喝醉,醉了不定闹出什么事呢,就对郑树森说:“树森兄,有话咱们回去再说。”

郑树森说:“孔子没有喝过茅台,鲁迅也没有喝过茅台。所以,你请我喝茅台,我是不敢去的。”

郑树森说:“鸿门宴,须有项庄舞剑。项庄在哪?再说了,这是共济山,不是鸿门。共济山,这个名字好啊。先生在《肥皂》里提到过一个词:恶特拂罗斯(Oddfellows),就是共济社,鲁迅《彷徨·肥皂》后的注释是:‘共济讲社(Oddfellows)又译共济社,十八世纪在英国出现的一种以互济为目的的秘密结社’。在这个短篇小说中,人物将此听成了‘恶毒妇’。先生说听上去就像‘恶毒妇’,你们不要怪我胡乱联想,因为又有皂荚庙,你当然会想到《肥皂》。”

上一篇:中超2球队只踢半场好球,“保塔”组合威力初显,鲁能还该更主动    下一篇:明清京城主妇们的日常    

Powered by 火星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